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青海方言 > 正文

青海方言版《捕蛇者说》

作者:无名氏 来源: 日期:2017-6-3 19:17:00 人气: 标签:

永州这个地方出着一种怪蛇,黑底底儿白面面儿,毒就大着了不得啊。林棵里走着呵,碰着草上,草死掉着。碰着树上,树死掉着。要是把人叮下说呵,再那个人活着的卡玛没有。

但是这个蛇是一种好药材,要是抓着腌下,当药引子呵,能治好歪嘴儿、弯爪儿、背锅儿。还能把身上的疔痂去掉,肚子里的虫儿打掉。每年个儿,皇上爷儿的太医拿上皇上的圣旨,到永州这儿抓蛇来着,一年抓两回。要是有人能抓上呵,就把当年的税顶掉着。永州的人一挂跑着山上抓蛇去着。

有一个姓蒋的尕娃,抓蛇着已经抓给了三辈儿人了。我问呵,家说着:再说啥俩,我的爷儿蛇上死掉了,我的阿大也蛇上死掉了,到我的头上,抓给了十二年的蛇,几回几回险乎点点折掉。说哩说哩的难心着哭下了。

我看呵孽障着,我就劝着:那这么危险的,不成了我给管事儿的说给个,你再蛇嫑抓了,原种庄稼去,把税交上,成哩不?

蒋家尕娃越啊难心了,哭着眼泪交鼻涕的胡淌俩。家说着:先生哪,你还把我惜孽障着,我你哈说,我今儿明早儿的抓蛇着呵,比种庄稼的还将就儿中着点。我要是不抓蛇着种庄稼去,恐怕死掉着早了。我们家在这个庄子上住给了三辈儿人了。算下来已经六十年了。我的这点庄园邻舍的日子过着一天比一天枉羸。一年下来呵,把地里的一挂给掉着,把家里的也一挂给掉着,就这么个着,还是不够税钱哪。没办法呵,可就婆娘娃娃领上,棍棍拉上呵要馍馍去着。再路上受掉的罪大呀,又渴又饿的,晚夕里没处儿去呵,就在路边里趴下着。刮风下雨、天气热了冷了的顾不上。有时候走着树林林里,把毒气染上着。就一路儿上死下的人压摞摞儿着。那会儿我的爷儿俩一处儿住着的庄园,早十家里剩下着一家。待我的阿大俩一处儿住下的,现在十家里剩着两三家。待我俩一处儿住了十二年的庄园,现在十家里剩着四五家。不是死掉呵就是跑掉着。说着下来呵,还就我抓蛇的这个营干上,总算还活着。

你没知道,那点收税钱的杂怂们,我们庒庄上来呵,可恶死俩。瓜嗓门抬上呵喊着,一庄子里一挂是家们的劈岔声气。再就又抢又拿,庄庄上搅乱着说不成哪。把老汉娃娃们吓坏着,连鸡儿狗娃子都吓着连个声气没有。(外头这么闹腾的时候)我款款儿爬上起来,看个我的坛坛呵,我抓上来的蛇里头还有俩,再我就心放下呵,可睡下着。平常的日子里把这个蛇伺候老先人般的伺候着呗,到时间呵就给太医们献给着。(除了务劳蛇),我就种上点庄稼,打上点粮食呵,个家顾着个个家的肚子。(抓蛇呵)一年里豁命的时候刚两回啊,再的时间里,心里还爽快着点。阿里就像我的这点庄园邻舍们般的天天担惊受怕的着撒。就我哪怕抓蛇着死掉呵,比上我的庄园们死着还将就儿靠后儿点俩。还阿里敢说蛇有毒的话哩?

我听见着越啊难心了。孔家爷儿说着:扎哇的规程比老虎还猛说。我那块儿还甚没相信着。早今儿见了蒋家尕娃的情况呵,我实话就信了。唉,谁知道百姓的头上收税的毒,比毒蛇的毒还大点俩。

我就把这点情况一挂写着记下,等着上头的官老爷来呵,能知道一点老百姓的实际情况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0
0
0
0
0
0
0
0
本文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