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陕西方言 > 正文

西安人咋谝呢

作者:无名氏 来源: 日期:2017-6-3 19:16:09 人气: 标签:

《武林外传》中老板娘佟湘玉那一句地道的陕西方言“额滴神啊”,让人如同品了一口西凤酒,醇厚醉人,2014年春节,苗阜、王声的《满腹经纶》走红全国,宝鸡话“niania”又成了流行语。2015年央视羊年春晚的舞台上,苗阜、王声的反腐相声《这不是我的》再次带火了陕西方言“bia”。

追溯到古代,陕西方言、尤其是关中方言有许多是周朝推广的“雅言”,也就是当时流行的普通话。西安文理学院历史系教授陈正奇20多年来一直坚持用关中方言给学生们讲课,“秦人要用秦腔讲秦地秦史,”他说,“关中方言就是古汉语的活化石。”

在周秦时代,中央王朝每年八月都要派“輶轩使者”到各地去采集方言、民俗,并记录整理,用以了解各地风土人情。西汉扬雄在周代记录的方言资料基础上,历时27年写成了我国第一部方言研究专著——《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》(简称《方言》)。如今的关中方言俗语基本都是古代流传下来的,大多可以追溯到2000多年前的秦、汉或是1000多年前的隋、唐时期。

唐代大诗人、散文家杜牧曾写过一篇著名的《阿房宫赋》,陈正奇告诉记者,其实这篇赋打从第一句开始就是地道的关中方言。“第一句是‘六王毕,四海一’,这个‘毕’是灭亡的意思,正是关中方言里形容结束、完了的那个‘毕’。”而在著名作家陈忠实的长篇小说《白鹿原》里,这个“毕”字也多次出现,“一共出现了77次。”给读者留下印象最深刻的,也许是黑娃领着田小娥回村进祠堂受阻,他沮丧得抱着头蹲在墙边时,白嘉轩暗自嘀咕的话,“这娃毕了。”

西安文理学院专门研究古代汉语的赵孝悌老师介绍说,到了唐宋以后,随着政治经济中心的东移,关中方言的雅言通语地位逐渐被河洛方言取代。金元以后,北京话逐渐成为通行全国的官话。“但是关中方言作为千百年雅语的基础方言传播甚远、影响甚大。可以这么说,汉语的各种方言都曾受到关中方言或多或少的影响,这是由关中方言的历史地位决定的。”另外,由于关中山川阻隔的地理位置,关中方言受关东其他方言的影响较小,这样关中方言便走上了一条独特的发展道路,形成了一种雅与俗和谐交融的风格。“其他方言区的人听到关中方言后,常会觉得生僻难懂,其实那是因为咱们的很多字是大雅。”比如陕西人形容某人幼稚胡闹、办事不靠谱,常说“屮得很”,“屮”字读作“chè”。初听这个字似乎很俗,但其实这个“屮”古已有之,《说文解字》释义为,“草木初生也”。

关中方言的很多字词都源自古汉语,在古代典籍中都可以探寻到渊源。民俗专家、西北大学特聘教授阎成功说,“比如陕西人爱说日子过得‘辿(chan)得很’,其实就是说日子过得美得很。这个‘辿’字是美好的意思,原意为从容不迫。”在《说文解字》中就有“安步辿辿”一说。陕西人不喜欢谁,就会说对某人“迿(xun)得很”。迿’就是厌恶的意思,原意为疏远、排斥。”阎成功说,比如《公羊传·定公四年》中就有“朋友相卫不相迿”一句。而陕西人常说的“乡党”一词则是源于古代的民户编制。据《汉书》记载,当时“五家为邻,五邻为里,四里为族,五族为党,五党为州,五州为乡。”

西安人说吃,常说“咥(die)”。《说文解字》中把这个字解释为“齿坚也”,也就是现在常说的“牙好胃口好,吃嘛嘛香”。《易·履》中有“履虎尾,不咥人,亨。”一句,是指踩到老虎的尾巴上,老虎却不发怒咬人,即吉卦。

“婑揲”这两个字你认识吗?知道啥意思吗?其实这也是陕西方言,读作“wo ye”。编纂于宋代的《集韵》中说,“婑,美也。”“揲,亦曰美容。”可见这两个字是美好、完备的意思。现在陕西人说日子过得“婑揲”,是指生活幸福指数很高;事情办得“婑揲”,是指安排妥妥的、办得顺顺的。

在关中方言里,还有一个出现频率比较高的字——“挏”,读作“dòn”。比如陕西人常把搞脏了叫“挏脏了”,某人闯了祸叫做“挏乱子”。《说文解字》中说,“挏,拥也。汉有挏马官,作马酒。”阎成功解释说,汉代用马奶做酒必须使劲拌动,使奶汁里的奶油分离出去,留下奶酪发酵才能做酒。比如《汉书·礼乐志》中就有“给大官挏马酒”的句子。这个“挏”也就引申为拌动、搅和等意了。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0
0
0
0
0
0
0
0
本文网址: